經濟發展   投資創業
創新驅動   硅谷之星
  民生動態  科教文衛
 街村連線
杭州 浙江 國內
國際 文娛 體育
聚焦濱江 圖說濱江 視聽濱江 創業高新 宜居濱江 硅谷之星 綜合新聞 濱江人文 文明之窗 黨建專題 魅力濱江 街村連線    
杭州高新區招商引資網? 杭州高新區科創中心? 杭州國家IC設計產業化基地??白馬湖生態創意城??杭州高新人才網 天氣: 陰有時有陣雨,最高氣溫18度。詳情
您的當前位置: 濱江新聞網>濱江人文
燈籠俞
在西興,編殼子是婦女的事,而糊紙只有老師傅才會。
2012-04-19 11:57:43  杭州高新區(濱江)新聞網

?

??? 俞梧泉門前不遠處,有一條河流悠悠穿過村子,他能清楚地想起幾十年前逢年過節的場景。那個時候非常流行到河邊放花燈,那個時候他做的式樣也多,名頭也很花哨,什么兔子燈,蓮花燈,船燈,他都能做得惟妙惟肖。“那時候小孩子過節,能買到一盞大花燈,很得意的。”

??? 還能去田里干活的時候,俞梧泉每年的日子是被分割成兩部分的,上半年去田里插秧割稻忙農活,下半年則要在家里做燈籠。削竹篾片、做燈籠底座、糊燈籠紙、漆桐油……每一道工序他都是自己完成。

??? 每年快到八月十五的時候會迎來一個小高峰,俞梧泉把自己做好的燈籠就放在屋子和院子里,有誰來買看中了哪一只,付了錢就可以拿走,還有些人想要一些自己喜歡的樣式,他也不含糊,接下活后只要不忙,隔天就可以麻利地扎一個出來。

??? 接著是春節,再接著是元宵,在這兩個節日的期間,俞梧泉通常是最忙的,每天來買燈籠的人是一批接一批,還有人從錢塘江對岸趕過來買這里獨有的“蕭山殼”(燈籠名)。附近老老少少的村民都知道,馬湖村只有兩個人做的燈籠最好最有名,其中一個就叫“燈籠俞”。

??? 1/

??? 俞梧泉今年82歲了,以前下地干活的農田變成了新樓盤,門前的河水也不再清澈,走近了還能聞到一股臭味,但他依然每天坐在自己的屋子里,糊紙,勾邊,畫線,一絲不茍做著燈籠。

??? 他的耳朵已經不靈敏,周圍人和他講話,有時候要反復講幾遍才聽得到,或許也正因為這樣,他一做起燈籠,就好像進入了一個和世俗生活毫不相干的世界。

??? 他做燈籠的地方,甚至都不能稱之為作坊,就是他家的前廳兼廚房。圍繞他的都是廚房用品,自家腌制的咸鴨蛋、農家特色的酒缸和米缸,米缸邊上有一把生銹的柴刀,這是他當年用來劈竹篾用的。

??? 他的手不大,正在糊好的燈籠上畫龍,他先蘸取藍顏料,不假思索的,寥寥數筆就勾出了龍身,再換上紅顏料的畫筆,一筆一頓地畫著龍須和龍爪。沒有調料盤,開著幾只顏料罐子,就著幾只毫不專業的畫筆,俞梧泉靠著熟練,馬上下筆就可以畫出龍、鳳、獅子、老虎、麒麟、蘭花等常用在燈籠上的喜慶圖案。

??? 作畫不打草稿,剪紙也是,疊好紅紙,拿起一把剪刀,窸窸窣窣地來回幾下,然后小心翼翼的展開,一個“雙喜”字就出現了。除了畫畫和剪紙,在燈籠上寫字,也是他的一項絕活。神奇的是,俞梧泉并沒有受過系統教育,字也不認識幾個,“能認識叫得出的幾個字,都是靠做燈籠來的。”

??? 更神奇的是,俞梧泉剪出來的字是典型橫細豎粗的宋體。宋代出現了木版印刷,使用的是長方形木板雕刻制版。木板具有木紋,一般都是橫向,刻制字的橫向線條和木紋一致,比較結實;但刻制字的豎向線條時和木紋交叉,容易斷裂。因此字體的豎向線條較粗,橫向較細。

??? 宋體在日本被稱作明體,日本的燈籠時至今日也依然大量使用這種字體。

??? 14歲時,俞梧泉離開馬湖村,去金華學了三年做燈籠,僅有的文字積累就是燈籠上反反復復會出現的幾個吉祥字,不認識很多字,卻很愛看報紙,閑著的時候看新聞,從標題里隨意挑一個字出來,然后去剪,去認識是什么意思,如今,他可以完整地看完一整份報紙了。

??? 2/

??? 做燈籠,人都說糊燈籠紙是最難的,燈籠骨架略有彈性,薄薄的一張紙要附在上面,要使紙張糊得勻稱,又不破,力度和巧勁缺一不可。俞梧泉當年學做燈籠的時候,“有一幫師兄說,糊燈籠最難上手了。”可現在,這已經難不倒他了。

??? 一個大水盆里盛著漿糊,他別出心裁地在盆的兩邊各打上兩個洞,穿上鐵絲,俞梧泉對這個設計很得意,因為既可以在刷漿糊的時候刮去刷子上多余的漿糊,二來也可以在不糊燈籠的時候用來擱刷子,省去了許多麻煩。左手提住燈籠骨架,刷上一層漿糊后,用右手貼上燈籠紙,用完一張,逆時針轉動再貼一張,貼完后又刷上一層漿糊,整個紙就服服帖帖地裹住了燈籠骨架。然后去晾干。一盞中等的燈籠,需要用掉五張燈籠紙。而大一點的,則需要更多。

??? 俞梧泉手工制成的燈籠,并不算精致,有小破洞,有的地方桐油刷得不均勻形成色塊,買下這樣一盞燈籠,你又隨時會擔心它會破掉。然而就是這種手工的不完美,反而造就了一種粗糲的美感,仍有人愿意去消費。江南水鄉的夜晚,若沒有幾盞紙燈籠在那亮著,怎么都少了幾分味道。你看那烏鎮和西塘的客棧里,沒有一家是不掛著幾個風姿綽約的紙燈籠的。

??? 在過去,俞梧泉還需要出差去做燈籠,在年關燈籠賣得最緊俏的時候,他都得被金華、義烏等地的燈籠店老板叫去當幫工;“那里買的人多,一忙起來,有時候要待上好幾個月。”現在來買燈籠的,最多的要數政府部門組織的采購,“要的都是紅燈籠,春節元宵到處掛起來喜慶喜慶。”

??? 去年春節,俞梧泉做的三千多只燈籠遍布濱江區,來提貨的人嘩啦啦一輛大卡車開進來,一下子拿走了他大半年的存貨。老伴說,他當時送走這三千多只燈籠的時候,是有點失落的,沉默著不講話好長一段時間,“感覺好像自己的兒子出門了一樣。”

??? 燈籠的另外一個大出路,就是銷到寺廟。香客們去廟里上香,給了香火錢,寺廟都會送一對燈籠和蠟燭做個回禮,“還有就是過節,也會買很多紅燈籠去祈福。”這個市場一直很穩定,沒有受多大影響,每年都會有熟悉的客源過來下訂單。

??? 舊時習俗多,燈籠和生活發生的關系也很多。家里造房子上梁了要掛燈籠,生了兒子也要掛燈籠,結婚了要買紅燈籠,辦喪事要白燈籠。一方面是因為城市化的進程消滅了這些傳統習俗,另一方面也是紙燈籠本身的問題,竹編紙糊,很難運輸。

??? 即便如此,也有人漸漸重新發現了竹編燈籠之美。2008年,居住在上海的兩個法國人看了報道后專程趕到西興買燈籠。在她們眼里,這種紙糊竹扎的燈籠簡直美極了。

???

??? 3/

??? 俞梧泉整個燈籠做下來,只有一道工序是肯定不做的,那就是編織燈籠骨架,燈籠骨架又叫燈籠坯。“老人家說這個活兒要女人干。”

??? 至于為什么要女人才能干這個,大家也講不出道理來,只知道一直以來就有這么一個分工在。做燈籠是家庭作坊式的,女人們只要編燈籠,而男人們則除了編燈籠之外的,都可以做。

??? 馬水花是俞梧泉的燈籠事業僅剩的幾個“供應商”了,如果她不編燈籠骨架了,很可能俞梧泉的燈籠也做不下去了。馬水花也住在馬湖村,年紀要比俞梧泉小上兩輪,但編織燈籠骨架的歷史卻差不多。

??? 當時竹編燈籠的風氣盛,馬水花從小就看在眼里。十幾根竹篾在她黝黑的手指間穿梭,本來又硬又直的竹子被劈成了粗細均勻的竹篾后,立馬柔軟了起來,“走三根,壓三根”,她特意把編織的口訣念出來,而我們只能聽見嗖嗖嗖的聲音,還沒看清竹篾是怎么被翻來轉去的,一個燈籠骨架的雛形就已經出現了。

??? 這手藝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傳進馬湖村的,打小時候起,馬水花就知道奶奶是會編燈籠的,后來大家慢慢都學會了,家里的姑姑會編,嬸嬸也會。“那個時候村子里一大半的婦女都會編這個的。”

??? 到了農閑的季節,半個馬湖村的人不在編燈籠,就在去砍竹子的路上。男人們去竹林里砍來新鮮的竹子,把竹子劈成四分之一筷子粗細的竹篾,編燈籠就上場了。

??? 天氣好的下午,女人們就會搬出一張張小凳子和一捆捆竹篾,有說有笑地聚在一起編燈籠,這一撥,那一群,盛況空前。編好的燈籠骨架成型后,先過下水,然后輕輕一壓,它就成了一個扁塊。一個下午,馬水花家院子里編好的燈籠骨架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丘。

??? “電視劇里她們婦女都拿繡花針,我們那時候就是編燈籠。”編燈籠眼睛要靈,幾根上幾個下要看得清,手要快,竹絲跟著手指走,手指翻轉得快,編得也就越快。馬水花說,當年大家比賽過,馬湖村里編好一只燈籠最快的紀錄是15分鐘。編好的燈籠要“勻稱得圓溜溜”,最小號的燈籠不過手掌大小,指頭一摁,便可以彈起來。

??? 編燈籠除了眼疾手快,還要講究力度的控制,竹篾本身有彈性,但在編織的過程中,“有的人編得緊,燈籠就不好糊紙了,有的人過松,樣子就沒了。”馬水花雖然也有一些年紀,但手仍然非常靈巧,編到最后要收口,她慢慢地把幾股竹篾合成一股,收口收得密密實實,絲毫看不出一絲痕跡。

??? 以前半個馬湖村都會的技術,現在只有馬水花和少數的幾個人還在做了。編燈籠并不是主業,馬水花只有在空的時候才編幾個,然而一年下來,少說四五千個還是有的。不過這個數字和幾十年前的上萬個相比,已經是非常暗淡了。編燈籠對馬水花和馬湖村來說,并不是糊口的工作,但絕對大大貼補了家用。

??? 編好的燈籠骨架,在以前都是大批大批往外地賣,每年年關將至的時候,外地來收購燈籠骨架的人天黑了還在村里徘徊,問問東家問問西家,看還能不能趕工多做幾批。如今她編織的所有燈籠骨架,都賣給了俞梧泉。

??? 當年一毛兩毛錢一個燈籠,現在當然也隨著原料的漲價水漲船高,但對這些老手藝人來講,仍然是不公平的。當年自己上山砍竹子,現在去原料市場買,要6塊5毛一斤,一斤大概可以做30個左右,馬水花買來竹篾,編好燈籠骨架,再以1.4元一個的價格賣給俞梧泉,俞梧泉做好剩下的工序后,大概可以賣到6元錢一個。再大一點的燈籠要40元一個,有人仍然嫌貴,馬水花很是不理解:“這些都是手工的啊,40元還能叫貴嗎,已經很便宜了。”

來源:都市周報    作者:文|高華榮 圖|王飛    編輯:宋桔麗    責任編輯:宋桔麗
上一篇:掌燈 下一篇:濱江西興曾有過塘行72爿半
 
視聽濱江 更多>>
媒體關注 更多>>

濱江產業新境界 萬 ...

2018年,“國際 ...
· 給你永不落幕的動漫節
· 第十四屆中國國際動漫節刷新四項歷屆之 ...
· 中國動漫博物館 經典藏品全球征集再出 ...
· 國家高新區2035研究報告在杭發布
· 濱江法院
魅力濱江 更多>>

仙境

錢塘江畔

濱江之夜

錢江龍
其他高新區網站 中關村科技園區|上海張江高新區|蘇州高新區|深圳高新區|無錫新區|西安高新區|長春高新區|天津濱海高新區|武漢高新區|成都高新區   更多>>
合作新聞網站 杭州網|上城網|下城新聞網|江干新聞網|西湖網|蕭山網|余杭新聞網|富陽網|建德新聞網|桐廬新聞網|千島湖新聞網   更多>>
區內鏈接 高新區(濱江)政府網|招商引資網|科技創業|網上辦事|高新企業服務|統計數據網上申報|村(居)務公開|建言獻策   更多>>

主辦:杭州市濱江區新聞中心  版權所有:杭州市濱江區新聞中心 

聯系電話:0571-87702265 傳真:0571-87702457 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杭州市濱江區行政中心 郵編:310051 

杭州網新聞網站加盟單位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網絡支持:杭州網絡傳媒有限公司

工信部備案號:ICP10038707-1 |  浙公網安備:33010802002251 |  浙新辦〔201010

青海快三开奖